当前位置:首页 > 农药资讯 >

潍坊姜农滥用高毒神农丹背后:化肥用量30年增6倍

2021-09-14 15:00:42

  在西波浪泉村的一块田地上,一垄垄花生掩藏在白色薄膜的下方,阳光射来,远看像一个湖面。这块看似平静的土地,最近却成了人们关注的焦点据央视报道,当地农民在此滥用剧毒“神农丹”。5月8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了山东省潍坊市峡山区的这个偏僻乡村,发现还有少数几块生姜散落在花生地一旁。在央视报道当地农民滥用“神农丹”后,相应地块已经被翻种成了花生。

  “(媒体的报道)夸大了。”西波浪泉村村支书赵怀刚向记者表示,媒体的曝光可能会对今年生姜的行情造成影响,一些未用“神农丹”的姜农也势必会受到牵连。潍坊市农业科学院植保所所长林秀花也认为,那只是一块地,难以代表面上的问题。

  种姜一亩亏上千元不得不用高毒农药求稳

  西波浪泉村位于潍坊市峡山区,与山东省第一大水库峡山水库相距不远。5月8日,在村口的一块蒜地上,村民赵振兴(化名)正手提半桶复合肥,弯着腰将肥料撒向几棵果树的根部。

  “老乡,在忙呢?”记者走近蒜地向赵振兴问道。可能是因为平时鲜有人在村里说普通话的缘故,他显得有些谨慎,指着桶里的肥料,答应一声“喏”后继续忙活着。但在听到“神农丹”这个词后,这位山东大汉停下脚步,松开手中的肥料,对记者说:“正检测着呢。”

  据了解,在“毒姜”事件发生后,潍坊市峡山区组织了由公安、农药、安监等部门组成的调查队伍,对全区9866亩生姜种植面积进行排查,每户进行取样并送到第三方检测。

  “不怕检测。”赵振兴坐下身来,掏出袋里的烟草,点火后抽了起来。他说自己家种了一亩多生姜,但没有使用“神农丹”,自己反而希望被检测。不过他也承认,多年前曾在生姜地里施过“神农丹”,主要是为了防治根线虫,生姜一旦染上癞皮病将损失惨重。

  据了解,癞皮病由根线虫引起,因为土壤酸化及生姜连作的时间增长,这一病害已经成为仅次于姜瘟病的第二大生姜病害。但该药并非不可代替,长期“研究植物病虫害发生与防治”的林秀花说,新推广使用的“阿维菌素”效果其实非常好,但成本较高、药效周期较短,且施用更加麻烦。

  除了节约成本,当地低迷的鲜姜收购价格更是让村民们担心癞皮病破坏生姜的卖相。在西波浪泉村村委会,村民赵鹏飞(化名)说:“去年我们还赔了,(每斤)价格四毛多钱,一亩地赔好几千。”在2011年,当地鲜姜的价格更是跌到了0.35元/斤的低位。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每斤鲜姜0.7元是公认的保本价,当地亩产5000斤左右。这就意味着,当地姜农在前两年每种一亩姜,就要亏1500元以上。一位熟悉生姜市场的人士认为,连续两年的大亏本,是驱使村民用药以降低风险的一个重要因素。对于村民来说,他们无法决定市场的价格,只能设法提升生姜的产量及品质。

  或因过度施肥致根线虫高发农民种植陷怪圈

  相关资料显示,生姜的癞皮病又称大姜根结线虫病,容易在砂质土壤及连年耕种生姜的地块发生,如能增加土壤有机质,则可对其进行有效抑制。当地一位村民说,根线虫病近几年来日趋严重,“可能是化肥施得太厉害了。”潍坊市农科院的一位高级农艺师认同这种说法,他认为根线虫病高发与化肥施用过多造成的土壤酸化有一定关联。

  近年来,潍坊市虽然加大了化肥施用的管理,但仍出现了一个明显的上升趋势。潍坊农科院土肥研究所所长潘文杰等人在2010年做过的一个统计结果显示,30年来,潍坊市的化肥施用量增加了6.28倍,大大超过了合理施用量。

  “前15年属于"理性增长期",基本达到了化肥的合理使用量,无论是从肥料科学还是经济学、社会学角度,都达到了最佳经济效益点之上。”

  但在后15年,当地的肥料施用进入了“疯狂增长期”。以“中国蔬菜之乡”潍坊寿光市为例,当地土肥站对采自21个市乡镇289个蔬菜大棚的119个土壤样品进行检测,结果显示,有效氮、速效磷、速效钾均处于“极高水平”。

  “土壤酸化是线虫病加重的一个因素。”上述高级农艺师对记者说,这又使得农民加大农药剂量的使用。

  但值得注意的是,如此循环会让农民掉进一个怪圈,即过度施肥土壤酸化线虫增多加大农药使用,与此同时,土壤与地下水受到了污染的威胁。

  据了解,就在两年前,中国农科院农业环境与可持续发展研究所的几位专家在潍坊调研后撰文指出,“潍坊市地下水硝酸盐污染非常严重,已经对当地居民的身体健康造成了潜在的威胁。”

  今年1月,环保组织“绿色和平”也发布报告称,他们在潍坊市某蔬菜基地和广州周边地区做过调查,并认为相关结果反映了“中国农业集约化地区目前农药残留的普遍性和严重性”。

  残留检测难以全面覆盖农药监管存漏洞

  与以往食品安全风波不同的是,央视在报道此次“毒姜”事件时称,姜农“滥用农药的作物自己不吃、出口不送,全部都只供内销使用”。

  因为部分姜农心里明白,“这个药挺厉害的”。而且与出口姜的严格管理不同,潍坊峡山等地区生产的内销姜对农药残留实行的是抽查制度,一年抽查不了几次,无论是做内销姜生意的商贩,还是农户对这种抽查都不太担心。

  5月6日,当地政府部门展开了全面排查,发现销售“神农丹”的赵戈果树(蔬)医院共购入380公斤“神农丹”,且已向西波浪泉村、董家套村售出375公斤,两村共有126亩地块在播种时使用了“神农丹”。

  有媒体跟踪报道说,这批“神农丹”是该农药店负责人从一位推销员处购得。据了解,潍坊市在2006年就将“神农丹”列入禁止销售使用的农药目录,凡在区域内销售“神农丹”的,一律为非法经营。

  “为什么我们这么大力地宣传,投入这么多的精力,他们(指部分姜农)还是不听?”潍坊市农业监察执法大队相关负责人楚伟说道。

  虽然潍坊市2010年就建立了农药准入制度,所有品种进入辖区前都必须在农业部门登记,但仍有部分违禁农药流入市场。据绿色和平组织的调研报告,在潍坊市某蔬菜基地,市场上季节性销售的农药种类有80多种,“普遍存在套牌销售、换牌销售、劣质农药销售的情况”。对于农民来说,确实难以辨别农药的优劣,只能通过购买“神农丹”这样的老品牌以求“保险”。

  楚伟否认了“套牌”销售现象,并表示潍坊的农药监管制度十分严格。“经销商要是敢去推销违禁农药,就冒着违法的风险。”不过她也承认农药监管确实存在很大难题,她打比方说,今天果树(蔬)医院的负责人虽然已被刑事拘留,但极有可能今天就有另一家农药经营公司成立,“它(可能)今天就在卖"神农丹",我就不知道”。

  如果用药根源未能控制好,那么“农药残留检测”则是食品安全的最后一道关口。但据央视报道,只有供出口的生姜检测严格,内销姜则“一年抽查不了几次”。

  据了解,农药残留检测有两个可供选择的标准,即国标和行标(农业行业标准),前者能检测出农药总量是否超标,但无法测出农药种类;后者可精确到农药种类及含量,但费用高达数千元。

  据中国了解,在西波浪泉村,和赵振兴一样,坚称未使用“神农丹”的部分村民希望自己的大姜能通过“行标”检测。因为他们期待有了检测报告后,可以证明他们的大姜是“清白”的。

农药检定所获悉,该登记证许可证却于近期获得了5年的有效期延长。


视频素材网站 https://resource.xinpianchang.com/ae/list/pond5
番茄生活网